CM Trade

下載APP領取贈金

下載

彈性不斷增強 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有堅實基礎

2024-01-05
432
  2023年全球加息潮起又潮落,金融市場屢遭突發事件重新定價,全球主要貨幣走過巨幅波動的一年;人民幣匯率雖也經歴了升值、走貶又企穩回升等多個階段,但整體仍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准。

  展望2024年,隨著我國各項政策舉措不斷發揮效應,經濟運行回升嚮好,人民幣資產將持續具有吸引力;疊加美元指數走勢趨弱,有利的國內外因素將增多,人民幣匯率有望延續回升態勢。

  匯率彈性不斷增強

  回顧2023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纍計調貶1181個基點,跌幅為1.7%,這一跌幅相較2022年的9.23%大幅收窄;在岸人民幣對美元纍計下跌1406個基點,跌幅為2.02%;離岸人民幣對美元纍計下跌2038個基點,跌幅為2.9%。

  2023年年初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曾出現過一小段的回升。2023年1月受美元走弱、經濟預期增強等因素影響,人民幣收復6.7關口後震蕩回落,隨後保持在6.8至6.9區間徘徊前行。但隨著美元指數強勢回彈,僅在5個月內就上漲了2.5%,隨之人民幣出現了一波明顯跌勢,人民幣匯率再次落入7區間,一度探底7.26。

  進入2023年7月,隨著美聯儲對加息政策的越發模糊,以及國內一繫列政策落地後經濟恢復加速,人民幣匯率出現一小波反彈。不過,該輪回升未能得到持續。7月底,美聯儲宣佈再度加息25個基點併強硬錶態,打擊市場降息預測,美元指數迅速走強,人民幣匯率再度走低,併長期在7.3關口附近橫盤波動,最低觸及7.35。11月份後,外部壓力紓解和國內經濟回升嚮好推動人民幣匯率明顯回彈,接連收復7.3和7.2關口,併在12月14日盤中突破7.1關口,其中,在岸人民幣最高觸及7.0955。

  “整體來看,2023年人民幣匯率波動有所增大,主要受內外復雜環境‘共振’的影響。”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分析認為,2023年年初以來,國內宏觀經濟出現波動,疊加發達經濟體政經願景不確定性,美元波動加劇。但從全年來看,人民幣匯率整體保持平穩,繼續在合理均衡水准附近雙嚮波動,併且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基本持平。

  實際上,我國金融管理部門也曾多次強調,人民幣匯率的這種雙嚮波動是正常現象。此前,中國人民銀行曾在《深入推進匯率市場化改革》一文中提到,人民銀行穩步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不斷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水准不斷提高,市場供求在匯率形成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匯率彈性不斷增強,雙嚮波動成為常態,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准上保持了基本穩定。實踐證明,這是適合中國國情的匯率制度安排,有效發揮了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功能。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錶示,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加,提高了利率調控的自主性,促進了宏觀經濟穩定;而經濟基本面穩定又對匯率穩定形成支撐,外匯市場運行更有韌性,有助於利率和匯率之間形成良性互動。

  堅決防範匯率超調風險

  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均明確強調,要“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准上的基本穩定”。值得註意的是,在2023年上半年人民幣匯率持續走弱的一段時間內,無論是口頭引導還是實際行動,都未曾見到監管層出手幹預。

  對此,招商證券張靜靜團隊分析認為,市場前期關於人民幣匯率貶值的一致預期尚未形成,這是央行保持政策定力的一項重要基礎。“自2018年之後,央行外匯政策的重點在於管理市場一致預期,而非具體點位。”實際上,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過去這幾年間幾度破“7”,但短時間內又回到“7”以下。所以“7”不再是心理障礙,整體經濟是穩定的,老百姓預期是穩定的。

  此次人民幣匯率何時重回“7”以下?業內專家錶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回升緩慢主要是由中美兩國“截然相反”的貨幣政策所引起的,併疊加了市場上對未來經濟增長存在的擔憂情緒。隨著美聯儲降息預期增強以及中國經濟的恢復,2024年人民幣大機率會穩中有升。

  “中美利差有望逐步嚮常態回歸收斂,人民幣資產估值低窪,具備戰略配置價值。在全球政經局勢日趨復雜的情況下,人民幣資產有望成為全球資本避風港,併為投資者提供穩定的長期回報。”周茂華說。

  如果說2023年上半年監管層併非要守住匯率某一個具體點位,那麽下半年“該出手時就出手”也絕非一句空話。為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2023年7月20日,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決定將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25上調至1.5。8月22日,央行在香港招標發行350億元央行票據,是2023年內第五次出手發行央票,也是發行規模最大的一次。此後央行於9月19日繼續在香港發行150億元6個月(182天)期限央票,其中50億元為滾動續發,100億元為增發。這是央行一個月之中第二次增發離岸央票,以提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9月1日,為提升金融機構外匯資金運用能力,央行決定自9月1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准備金率2個百分點,由現行的6%下調至4%。

  在管濤看來,2023年下半年以來,有關方面採取了上調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准備金率、增發離岸央票等一繫列穩匯率的政策措施,纍積效果逐步顯現。“特別是2023年11月20日以來,人民幣匯率中間價隔日波幅明顯加大,一改10月以來隔日波動僅有幾個基點的情形,動輒數十個乃至上百個基點的調整,進一步點燃了市場做多人民幣的熱情。”管濤說。

  近日召開的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23年第四季度例會也明確,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引導企業和金融機構堅持“風險中性”理念,綜合施策、校正背離、穩定預期,堅決對順周期行為予以糾偏,堅決防範匯率超調風險,防止形成單邊一致性預期併自我強化,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准上的基本穩定。

  人民幣資產仍有吸引力

  隨著宏觀政策效應顯現,經濟基本盤將更加紮實,這是匯率平穩運行最大的基本盤。我國堅持實施正常貨幣政策,政策空間充足,工具箱豐富。同時,人民幣趨勢明確,人民幣資產安全,未來世界對人民幣的認可度會不斷增強。此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適合中國國情,可以充分發揮市場和政府“兩只手”的作用,經受住了多輪外部沖擊考驗,人民銀行積纍了豐富的應對經驗,能夠有效管理市場預期,為匯率穩定提供堅實保障。

  穩匯率的關鍵仍在於穩經濟。在經濟恢復波浪式發展、曲摺式前進的過程中,穩匯率不能替代必要的政策刺激和結構調整,而更多是為經濟調整爭取時間。業內專家認為,盡管未來會有國際政策因素和市場行為擾動,中美兩國在經濟增長、物價變化和國際收支等方面的相對變化仍將推動人民幣匯率繼續升值。

  首先從外部因素看,2023年12月以來,全球多國央行均選擇暫停加息步伐,市場焦點進一步轉嚮降息時點。2024年美國經濟減速風險增大、通脹預期降溫,併且將舉行總統大選,美聯儲或大機率結束加息周期,轉嚮降息。在此背景下,美元指數或繼續回落,中美利差將不斷收窄,人民幣匯率面臨的外部壓力將得到紓解。

  其次從內部因素看,2024年“三駕馬車”將在不同程度上協同推動我國經濟增長。如在政策持續推動和需求持續釋放下,消費仍將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而基建投資和制造業投資仍是穩投資和穩增長的兩大抓手,房地產投資則在利好政策和經濟復蘇帶動下減弱對投資的拖纍。

  與此同時,隨著世界經濟增長下行,我國出口雖可能繼續承壓,但韌性猶存。在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支援下,2024年我國市場需求不足狀況將有所改善,GDP也有望呈現小幅增長。

  最後,當前我國匯率調控政策工具充裕,外匯儲備規模繼續穩居全球第一位,也將對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形成支撐。

  數據顯示,隨著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強,證券投資項下外資總體恢復凈流入態勢。中國銀河證券報告顯示,2023年11月,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環比大幅收窄177億美元。證券投資結束了連續4個月的逆差,轉為順差130億美元。11月外資凈增持境內債券規模達330億美元,為歴史次高值。債券通項下外資連續3個月凈流入,其中,11月外資機構主要凈增持國債1128億元,同業存單867億元,政策性銀行債494億元。

以上信息為特約分析師提供,僅供參考。 CM Trade 併不保證信息內容之准確性、實時性和完整性, 所以您不應過於依賴提供之信息。CM Trade併非提供財務建議的公司,亦只提供執行指令性質之服務。 我們建議讀者自行尋求相關投資建議。請參閱我們完整的免責宣告。

免費獲取
每日交易策略
立即下載

CM Trade 手機應用程式

財經日歷

更多

熱門文章